《南风窗》关注孝义产业发展 鹏飞氢能精彩亮相


2023-10-19

山西鹏飞

10月18日,素有“中国政经第一刊”之称的国内知名媒体《南风窗》以《山西唯一百强县,是如何炼成的?》为题,发表了对孝义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薛志强的专访报道。报道中,薛志强副市长以大篇幅内容介绍了氢能产业作为孝义市未来高质量转型的主攻方向,在此做节选报道。

南风窗:为什么选择将氢能产业作为孝义市未来高质量转型的主攻方向?不少地区都在发展氢能,孝义有什么优势?

薛志强:我去过全国各地发展氢能的省市,查看了不少东西,与上海交通大学也达成了紧密合作。无论国内还是国际,普遍存在一种共识:不会超过十年,就会迎来氢能的时代。

而我们孝义发展氢能有几个优势。

首先,有资源优势。我们是焦炭产能最大的县,在全国肯定是第一。氢气可以利用焦炉煤气、氯碱尾气、丙烷脱氢等工业副产气制取,按照现在的产能,大约可以年产20万吨氢。市场上电解水制氢的成本价大约60元,而我们焦炉煤气制氢只要每公斤12元, 目前我们的枪口价,也就是把氢加进车子里的价格是每公斤25元,我们不需要去补贴,它在市场上自然就是有利润的。

其次,孝义发展氢能,存在巨大的应用场景。我们山西是重型卡车最集中的地方,单是吕梁市上户的重卡就有7万多辆。重卡运输一般遵循固定线路,在煤矿、洗煤厂、焦化厂之间来回跑,不像私家车一样难以规划。所以只要在固定节点建设加氢站,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就是可控的。我们已经建设了4个加氢站,已经投入运行的氢能重卡100辆,今年年底之前还会再投运400辆。

再者,孝义还有一批优秀的、经济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锻造出来一批优秀的、有眼光的企业家。他们主动投身孝义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充分展现了企业担当。

你说我们发展氢能产业是凭空造出来的吗?不是。孝义发展氢能,是传统工业产业的换代升级,假如我们没有焦炭,没有产业基础,没有这些具有雄厚实力的民营企业,发展氢能也肯定不行。

 

 

南风窗:孝义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去打造氢能源的全产业链布局,而不只是投资建设单点项目?

薛志强:因为氢气的储存和运输目前是个世界性难题,它百公里的运输成本是10元一公斤,这样的价格短期内只能在市域内运输,无法实现远距离运输。

运输中的技术难题尚未攻破,而未来大规模管道运输的布局需要国家层面来规划,那么目前,像孝义这种自己生产氢气、自己能利用的先天条件,是必要的,也是独一无二的。特别是孝义拥有这么大体量的工业经济,拓展工业应用前景广阔。

孝义把全产业链做起来的最终目的有三个:其一是改善本地的能源结构、运输结构和空气质量;其二是依托广阔的应用市场,吸引朝阳企业落地孝义,未来进一步发展我们自己的装备制造业、产品制造产业;其三是依托我市焦化产业干熄焦发电制备“绿氢”,助力我市实现“双碳”排放。

 

 

南风窗:那么在氢能全产业链的培育过程中,孝义在技术上、产业上还面临着怎样的短板?计划未来如何去补足?

薛志强:肯定还是贵、成本高。现在一辆氢能重卡大约135万,比普通柴油车成本高出了八九十万,现在是政府来补贴这个差价。

但好消息是,氢能重卡的价格是在逐年降低的,去年一辆的价格是160万左右,一年降价幅度在25万到30万。价格昂贵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产业技术上面临瓶颈,再一方面是规模效应有待形成。

所以我们现在两条腿走路:其一,孝义与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和企业合作,在关键技术上寻求突破;其二,整合全国资源,把氢能汽车制造企业都吸引到孝义来。现在的氢能汽车制造企业小而散,你生产200辆,我生产100辆,咱们成本高。整合起来后,规模上去了,价格就能降下来。

在我们的计划中,如此推进三年以后,氢能重卡和柴油重卡的成本可以基本持平。

 

 

南风窗杂志创刊于1985年,双周出版,总部位于广州,发行覆盖全国,隶属于中国第一大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是中国发行量最大(单期近66万)的政经新闻杂志,在中国报刊零售市场以及公务、科研和公司等机构订阅,实现了双向全覆盖。

(文章来源:南风窗)